大发赌城

2018-01-14  63沙龙娱乐

大发赌城:右脑开发是伪科学吗?

 Cecilia,育儿微信:萌妈小教室

本文地址:http://18sex.o068.com/content/18/0114/09/535749_721760490.shtml
文章摘要:大发赌城,大家不喜欢 一棍重千钧在他们三人:噗没想到你还能说话竟然带着一干茅山派弟子以及朱俊州。

看到很多人几乎大片引用了我之前在自己微信公众号首发,又两次授权 @萌芽研究所 BUD 发布的文章,而且引用的内容还不全,有点百感交集。

所以,还是把我最早的那篇文字发出来吧。

-

写在前面:历时一周多,终于把这一篇文章写完了。经过了各位专家学者悉心指教后,终于算是把这个话题用最通俗的语言写出来啦。在此,萌妈要特别感谢深夜被我微信『骚扰』的各位,当然,还要感谢我导师提供的 VPN 账号,让我能从校外通过北师大图书馆购买的资源,查询国内外的相关论文和著作。

真的,正因为有这些无私而热心的专家学者们的指导和讨论,萌妈才有底气去批驳近 20 年以来几十种国内学术期刊都不断刊载的『右脑开发』理论,也才能够理直气壮地告诉各位:『其实没必要给孩子报名以号称右脑开发为名的、动辄好几万元一年的课程!』

最初在 CNKI 搜索关键词『右脑开发』时,结果显示有 17,000 多篇已发表的文章;后来将关键词限定在题目中时,也呈现了 280 条搜索结果。

上述所谓的研究者都在煞有介事地讨论如何开发右脑,刊发右脑开发的期刊中,甚至还不乏一些教育类的核心期刊和普通的心理学期刊。要讨论『如何开发右脑』,需要基于这样一个理论基础,即『右脑开发是科学、有效的』,但是纵观这些文章,对右脑开发的科学性、有效性一笔带过,直接就开始进入右脑开发的过程和建议了——即使推理再严密,其结论也只是空中楼阁。在缺乏对脑神经科学及心理学实验基本常识的情况下,这些研究者就敢如此写论文、发论文,到底是在搞学术,还是为了凑毕业的论文篇数而制造的学术垃圾?

那么,所谓『右脑开发』到底靠谱吗?这事儿还得从我们的大脑说起。

  • 关于大脑的几点基础知识


首先,从正常人的大脑结构及功能来看,左右脑并不是独立工作的,而是分工协作的。这也是为什么在标注大脑的功能区(左下角的图)时,我们能发现,左右脑是相当对称地在同时负责视觉、记忆、运动、语言、听觉、情感、嗅觉、感觉等功能。而长期以来缪传于网络的左右脑分工示意图则明显是错的。

其次,左右脑是通过胼胝体连接起来的。胼胝体就像是连接左右脑的桥梁,能在左右脑之间进行双向的信息传递,协助左右脑同时处理信息。例如,人的大脑对身体是“交叉控制”的,即左脑只能投射出右侧视野,而右脑只能投射出左侧视野。因此,如果在切断胼胝体在大脑两个半球间的联系后,在右侧视野区中放一张小鸭子的图片,同时让此人用左手在面前的图片堆里找出完全相同的图片,是无法做到的!因为小鸭子的信息没有通过胼胝体传递给右脑,右脑无法给左手正确指令。

第三,左右脑确实存在偏侧化的现象。左右脑在细微结构和认知功能上不对称,某些功能主要由某侧大脑在承担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我们并不能将其粗暴地简化为『左脑更理性、右脑更感性』——这只是左右脑同时处理一组信息时的分工协作而已。

  • 左右脑理论是怎么来的?

刚刚我们有说到,正常人的大脑是由胼胝体连接左右脑的。那么,如果将胼胝体给切断了,会发生怎样的情况呢?这就是『右脑开发』理论所拥护的 R. W. Sperry 教授在上世纪 60 年代所研究的课题。

上世纪 40 年代,有这样一种外科手术,即割断癫痫病人的胼胝体,认为此后病人的恢复情况良好。1952-1961 年间,Sperry 对大量的猫、猴子等动作进行了割断胼胝体的试验,并以这些术后恢复的『裂脑人』为研究对象,设计了一系列实验,发现被割裂的左右脑就像两个独立的大脑一样工作,并由此发现了左右脑功能上的不一致性[1]。

随后,Sperry 又展开了一系列相关研究,并于 1981 年因为其早期(即上世纪 60 年代)对裂脑人的研究获得了诺贝尔奖[2]。

1985 年,《世界科学》期刊刊登了 Sperry 于 1983 年接受 Omni 杂志科学作家 Jvonne Baskin 采访的内容[5]。在提及自己获得诺奖的研究时,Sperry 先是描述了当时的实验结果,然后 Jvonne 说:

所以两侧半球正常时是作为结合的整体工作的,精神是两侧的单元,而不是对每一侧活动进行仲裁和整合,并以一侧或两侧的物理的或者化学的事件来执行决策。

对此,Sperry 的回应是:『对了,正是这样。』

简言之,所谓『左右脑独立工作,负责不同的领域』这种结论,是在切断了作为左右脑连接的胼胝体以后出现的现象;而对于正常人来说,左右脑是分工协作的,并不需要单独某一侧大脑。

  • 开发右脑的理论又是怎么来的

1980 年,美国有位名为托马斯·R·布莱克斯利的作家撰写了关于单侧大脑(主要是右侧大脑)重要性的书籍。这位作家是什么来历呢?根据亚马逊对这位图书作者的介绍,他自己的专业是电脑技术,后来迷上滑雪以后开始关注大脑的事,并且撰写了《右脑的奥秘与人的创造力》(原书名为:The Right Brain)来描述自己的心得体会(而不是科学的论著)!

在 Sperry 于 1981 年获奖以后,1988 年,董奇等人翻译了这本著作,并被国内图书公司引进出版了[3]。这本书似乎是没有再版,目前只在旧书网能看到二手书售卖。

然而,此书的选文被刊登在 1990 年心理学核心期刊(cssci,共有七本核心的心理学期刊)之一的《心理发展与教育》上,在国内学术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[4]。刊登的选文是这样写的:

科学证据表明,大脑每一半球都有其自己独立的意识思想链和自己的记忆,并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思维,左脑倾向于用语词进行思维, 右脑则倾向于以感觉 形 象直接思维……大脑两半球具有一种合作关系,即左脑负责语言和逻辑的思维,而右半球则用表象进行思维,在再认和处理复杂知觉模型方面占有极大的优势。

此后,从 CNKI 的论文库来看,此后,每年关于『右脑开发』话题的讨论逐渐增多,到现在为止,热度几乎不减丝毫。

  • 左右脑有差别吗?

既然 Sperry 研究对象是裂脑人,那么正常人的左右脑又存在差别吗?为此,研究者们又采取了一系列实验方法(以下方法看起来还蛮简单粗暴的……)例如[6]:

  1. 韦达技术:麻醉一侧大脑,测试另一侧清醒大脑的功能。
  2. 一侧电休克技术:电休克一侧大脑,测试另一侧大脑的功能。
  3. 皮层直接刺激法:由于上述技术都太过残暴,直接废了一侧大脑,所以后来研究者采用弱电流刺激有意识的人的大脑皮层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心理学方法,例如:

  1. 半视野速示法:只对被试人半侧的视野呈现各种刺激物,要求其予以辨别,根据辨别结果判断大脑哪一侧半球是加工该类型刺激的又是半球。(萌妈按:但是胼胝体其实是可以在左右脑之间互相传递信息的啊,所以人家强调示……)
  2. 双耳分听技术:将强度相同但互相冲突的声音刺激呈献给双耳。

还有更为先进的生物医学法,例如:

  1. 脑电活动记录法(EEG):以诱发电位仪记录左右脑电位变化。
  2. 正电子发射断层摄影术(PET):静脉注射葡萄糖辅助活动强的脑区成像,并辅以 CT 扫描。
  3. 磁共振成像技术(MRI/fMRI):以无线电脉冲检测局部脑区活动水平和功能性变化。

介绍了这么多研究方法,只想说明科学研究还是日新月异的。在这些研究的推动下,学界认为大脑确实在情绪类型、意识水平和性别等方面存在偏侧化的差异。

  • 『右脑开发』靠谱吗?

一方面,尽管左右脑确实存在偏侧化的现象,但两侧大脑却是在几乎所有活动的处理上都分工协作的。

  • 从经典方法来看,使一侧大脑停止工作而让另一侧大脑保持清醒,显然不是大脑的正常状态;
  • 从心理学方法来看,即使采用了速视、双耳分听等措施,但是胼胝体仍然会在左右脑之间快速地传递信息;
  • 从生物医学方法来看,即使某一侧大脑的活跃程度更高,但另一侧大脑也是处于运转之中的。

因此,我们可以谨慎地得出这样的结论(实际上这段话是 Dr.魏的原话):大脑的偏侧化只说明左右脑侧重不同,分工协作完成几乎所有的活动。两边对应区域经常只是活动强度上有差别。

另一方面,科学家通过刺激来研究大脑的,而不是如何开发大脑的。

所谓『开发大脑』,大发赌城:本身就是个伪命题。大多数人应该也听说过『我们只开发了大脑潜力的 10%』这一说法,而向往地能更大程度地开发孩子的大脑,此类畅销书也层出不穷。然而,研究发现,大脑虽然仅占我们体重的 2%-3%,却消耗了我们吸入氧气的 20%,而这正是自然选择的结果: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身体其他功能正常运转。此外,在事故或疾病中,即使患者只有远少于 90%的大脑损伤,也总是带来灾难性的后果。更何况,上面提到的 EEG,PET,MRI 等方法压根没有发现有任何闲置的脑区[7]!

因此,所谓的右脑开发只是噱头。

  • 为什么那么多专家还在谈『右脑开发』?

那么,为什么时至今日,很多心理学、教育学期刊还在谈『右脑开发』的话题呢?

一种可能是,他们也许只是机械地使用了陈旧的知识,特别是被媒体或业余作家过度解读了的脑科学知识;

而另一种可能在于,所谓的『大众心理学家』不断润色和完善所谓的左右脑理论,将不同的功能强行划分给左右脑,并与借机牟利的商人一起,鼓吹这一套理论。

  • XX 真的右脑开发训练靠谱吗?

通过 XX 真早教机构官网介绍和自己上传到优酷的视频,可以看到其主要的『右脑开发』训练法就是利用闪卡,对孩子进行速读、速记的训练。这种方法靠谱吗?

实际上,孩子确实是会『熟能生巧』的。行为训练有助于提升学习或解决问题的不同方式,但这并不能归咎于左右脑的差异。一个由美国科学院组织的专家座谈小组指出,『我们还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不同大脑半球的使用方法是可以训练的』[7]。

但是,种西瓜得西瓜,却不能得到南瓜、冬瓜、哈密瓜等一系列瓜。对孩子速读速记的反复训练,确实能提高孩子速读、速记的能力,但不能因此就开发孩子的右脑,并进而提升臆想出来的右脑所负责的各项诸如情绪、形象思维等功能。

另一方面,孩子在 3 岁以前,大脑都是处于飞速发展中的。很可能前一天还不会,后一天突然就学会了——这是孩子大脑发育的正常、自然的过程,而不能归因于『因为孩子上了早教班,所以变聪明了』。

  • 结论

『右脑开发』,甚至于『大脑开发』的说法,本来就是不科学的;退一万万步说,即使左右脑真的职责不同,也不该只单纯强调某一侧大脑的开发,而忽视另一侧。

如果只是打着『右脑开发』的旗号,教学方法正确、价格也实惠倒还好;只是机械地对孩子的速记、速读能力进行训练,各位家长真的愿意一年花上几万元吗?实际上,记忆只是学习的基础之一,我们也都知道,仅靠『死记硬背』并不能让孩子在未来的学习中走得更远;其他诸如理解、融会贯通的能力,则根本就不是这些提倡用闪卡进行右脑开发的早教机构所能赋予的。


参考文献:

[1] R.W. Sperry. Cerebral Organization and Behavior: The split brain behaves in many respects like two separate brains, providing new research possibilities. Science.1961, 133(3466):1749-57. http://www.o085.com/884/puente/sperry/sperrypapers/60s/85-1961.pdf?origin=publication_detail

[2] Norman H. Horowitz. Roger Wolcott Sperry. http://www.0ps.qsb999.com/nobel_prizes/medicine/laureates/1981/sperry-article.html

[3] R. W. Sperry 著,董奇、杨滨译. 右脑的奥秘与人的创造力. 国际文化出版社,1988.

[4] 托马斯·R·布莱克斯利. 董奇,杨滨. 大脑两半球的思维类型. 心理发展与教育,1990(04): 136.

[5] 张尧官译. 罗杰·斯佩里与 Omni 杂志记者的谈话. 世界科学,1985(01): 46-54.

[6] 史清敏. 关于大脑左右半球功能的研究方法. 河北师范大学学报(教育科学版),1999(01): 14-17.

[7] 斯科特·O·利林费尔德等著,衣新发等译. 心理学的 50 大奥秘. 机械工业出版社,2012.


    猜你喜欢
   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址手机app 大玩家游戏怎么不了手机app 华人彩票注册链接手机app 电子游戏机手机app 永利365游戏登入
    电子游戏厅游戏大全手机app 完美馆平台 ag视讯游戏直营网 梦之城娱乐官网mzc000手机app 澳门易发彩
    mg芥末寿司 天津哪有赌博游戏厅手机app 太阳城现金网63msc pt绿巨人50条线登入 ag旗舰厅官网手机app
    大富豪官方网站登入 mg电子游艺 申博登录不了 红桃k娱乐在线娱乐 玛雅娱乐平台是那里的手机app